【相承论释】昙鸾大师《往生论注》上卷(1)

【相承论释】昙鸾大师《往生论注》上卷(1)


无量寿经优婆提舍愿生偈注   卷上

          婆薮盘头菩 萨造
魏永宁寺北天竺沙门菩提流支 译论
魏西河石壁谷玄中寺沙门昙鸾 批注

   谨案龙树菩萨《十住毗婆沙》云:「菩萨求阿毗跋致,有二种道:一者难行道,二者易行道。」
   
「难行道」者:谓于五浊之世,于无佛时,求阿毗跋致为难。此难乃有多途,粗言五三,以示义意:一者外道 相(修酱反)善,乱菩萨法。二者声闻自利,障大慈悲。三者无赖恶人,破他胜德。四者颠倒善果,能坏梵行。
   五者唯是
「自力」,无「他力」持。如斯等事,触目皆是。譬如陆路,步行则苦。「易行道」者:谓「但」「信佛」因缘,愿生净土,乘佛愿力,便得往生彼清净土。佛力住持,即入大乘正定之聚。正定即是阿毗跋致,譬如水路,乘船则乐」。
   此无量寿经优婆提舍,盖「上衍之极致,不退之风航」者也。
   「无量寿」是安乐净土如来别号。释迦牟尼佛在王舍城,及舍卫国,于大众之中,说无量寿佛庄严功德,即「以佛名号为经体」。后圣者婆薮盘头菩萨,服 膺(一升反)如来大悲之教,傍经作〈愿生偈〉,复造〈长行〉重释。
   梵言「优婆提舍」,此间无正名相译。若举一隅,可名为「论」。所以无正名译者,以此间本无佛故。
   如此间书,就孔子而称经;余人制作,皆名为子。国史国纪之徒,各别体例。
   然佛所说十二部经中,有论议经,名优婆提舍。若复佛诸弟子,解佛经教,与佛义相应者,佛亦许名优婆提舍,以入佛法相故。
   此间云论,直是论议而已,岂得正译彼名耶!又如女人,于子称母,于兄云妹。如是等事,皆随义各别。若但以女名,泛谈母妹,乃不失女人之大体,岂含尊卑之义乎!此所云论,亦复如是,是以 仍(因如蒸反)存梵音,曰优婆提舍。
   此《论》始终,凡有二重:一是「总说分」,二是「解义分」。总说分者:
   前〈五言偈〉尽是。解义分者:论曰以下〈长行〉尽是。所以为二重者,有二义:偈以颂经,为总摄故;论以释偈,为解义故。
   「无量寿」者:言无量寿如来,寿命长远,不可思量也。「经」者,常也。
   言安乐国土,佛及菩萨清净庄严功德,国土清净庄严功德,能与众生,作
   大饶益,可常行于世,故名曰经。「优婆提舍」是佛论议经名。「愿」是欲乐义。「生」者天亲菩萨愿生彼安乐净土,如来净华中生,故曰愿生。
   「偈」是句数义,以五言句,略颂佛经,故名为偈。译「婆薮」云天,译「盘头」言亲。此人字「天亲」,事在《付法藏经》。「菩萨」者,若具存梵音,应言菩提萨埵。菩提者,是佛道名;萨埵,或云众生,或云勇健。
   求佛道众生,有勇猛健志,故名菩提萨埵。今但言菩萨,译者略耳。「造」亦作也。庶因人重法,故云某造。是故言无量寿经优婆提舍愿生偈,婆薮盘头菩萨造。解论名目竟。
   偈中分为「五念门」,如下〈长行〉所释。第一行四句偈,含有三念门。
   上三句是「礼拜、赞叹门」。下一句是「作愿门」。第二行论主自述,我依佛经造论,与佛教相应,所服有宗。何故云此?为成优婆提舍名故,亦是成上三门,起下二门,所以次之说。从第三行,尽二十三行,是「观察门」。末后一行,是「回向门」。分偈章门竟。
世尊我一心    归命尽十方
无碍光如来    愿生安乐国

   「世尊」者,诸佛通号。论智,则义无不达;语断,则习气无余。智断具足,能利世间,为世尊重,故曰世尊。
   此言意归释迦如来,何以得知?下句言「我依修多罗」。天亲菩萨在释迦如来像法之中,顺释迦如来经教,所以愿生,愿生有宗,故知此言归于释迦。若谓此意遍告诸佛,亦复无嫌。
   夫菩萨归佛,如孝子之归父母,忠臣之归君后;动静非己,出没必由;知恩报德,理宜先启。又所愿不轻,若如来不加威神,将何以达。乞加神力,所以仰告。
   「我一心」者:天亲菩萨自督之词。言念无碍光如来,愿生安乐,心心相续,无他想间杂。
   问曰:「佛法中无我,此中何以称我?」
   答曰:「言『我』有三根本:一是邪见语,二是自大语,三是流布语。今言『我』者,天亲菩萨自指之言。用流布语,非邪见自大也。」
   「归命尽十方无碍光如来」者:归命,即是「礼拜门」。尽十方无碍光如来,即是「赞叹门」。
   何以知归命是礼拜?龙树菩萨造《阿弥陀如来赞》中,或言「稽首礼」,或言「我归命」,或言「归命礼」。此《论》〈长行〉中,亦言修五念门,五念门中,礼拜是一。天亲菩萨既愿往生,岂容不礼。故知归命即是礼拜。
   然礼拜但是恭敬,不必归命;归命必是礼拜。若以此推,归命为重。偈申己心,宜言归命;论解偈义,泛谈礼拜。彼此相成,于义弥显。
   何以知尽十方无碍光如来是赞叹门?下〈长行〉中言:「云何赞叹门?谓称彼如来名,如彼如来光明智相,如彼名义,欲如实修行相应故。」依舍卫国所说《无量寿经》,佛解阿弥陀如来名号:「何故号阿弥陀?彼佛光明无量,照十方国,无所障碍,是故号阿弥陀。又彼佛寿命,及其人民,无量无边阿僧祗劫。故名阿弥陀」。
   问曰:「若言无碍光如来,光明无量,照十方国土,无所障碍者;此间众生,何以不蒙光照?光有所不照,岂非有碍耶?」
   答曰:「碍属众生,非光碍也。譬如日光周四天下,而盲者不见,非日光不周也。亦如密云洪澍(灌之句反),而顽石不润,非 雨不洽(沾下恰反)也。
   若言一佛主领三千大千世界,是声闻论中说;若言诸佛遍领十方无量无边世界,是大乘论中说。天亲菩萨今言尽十方无碍光如来,即是依彼如来名,如彼如来光明智相赞叹。故知此句是赞叹门。」
   「愿生安乐国」者:此一句是「作愿门」,天亲菩萨归命之意也。其安乐义,具在下观察门中。
   问曰:「大乘经论中,处处说众生毕竟无生如虚空,云何天亲菩萨言愿生耶?」
   答曰:「说众生无生如虚空,有二种:一者如凡夫所谓实众生,如凡夫所见实生死。此所见事,毕竟无所有;如龟毛,如虚空。二者谓诸法因缘生故,即是不生,无所有如虚空。天亲菩萨所愿生者,是因缘义;因缘义故,假名生,非如凡夫谓有实众生实生死也。」
   问曰:「依何义,说往生?」
   答曰:「于此间假名人中,修五念门,前念与后念作因。秽土假名人,净土假名人,不得决定一,不得决定异。前心后心,亦复如是。何以故?若一则无因果,若异则非相续。是义观一异门论中委曲。」
   释第一行三念门竟。
   次成优婆提舍名。又成上起下偈。
我依修多罗    真实功德相
说愿偈总持    与佛教相应

   此一行,云何成优婆提舍名?云何成上三门,起下二门?偈言「我依修多罗,与佛教相应。」
   「修多罗」是佛经名。我论佛经义,与经相应,以入佛法相故,得名优婆提舍,名成竟。
   成上三门,起下二门。何所依?何故依?云何依?「何所依」者:依修多罗。「何故依」者:以如来即真实功德相故。「云何依」者:修五念门相应故。成上起下竟。
   「修多罗」者:十二部经中直说者名修多罗,谓四阿含三藏等。三藏外大乘诸经,亦名修多罗。此中言依修多罗者,是三藏外大乘修多罗,非阿含等经也。
   「真实功德」相者,有二种功德:
   一者从有漏心生,不顺法性。所谓凡夫人天诸善,人天果报,若因若果,皆是颠倒,皆是虚伪,是故名不实功德。
   二者从菩萨智慧清净业起,庄严佛事,依法性入清净相,是法不颠倒,不虚伪,名为真实功德。云何不颠倒?依法性,顺二谛故;云何不虚伪?摄众生,入毕竟净故。
   「说愿偈总持,与佛教相应」者:「持」名不散不失;「总」名以少摄多。
   「偈」言五言句数。「愿」名欲乐往生。「说」谓说诸偈论。总而言之,说所愿生偈,总持佛经,与佛教相应。「相应」者,譬如函盖相称也。
观彼世界相    胜过三界道
   此以下,是第四观察门。此门中分为二别:一者观察器世间庄严成就,二者观察众生世间庄严成就。
   此句以下,至愿生彼阿弥陀佛国,是观器世间庄严成就。观器世间中,复分为十七别,至文当目。
   此二句,即是第一事,名为观察庄严
清净功德成就,此清净是总相。
   
佛本所以起此庄严清净功德者:见三界是虚伪相,是轮转相,是无穷相。
   如蚇(音尺)蠖(屈伸虫一郭反)循环,如蚕(才舍反)茧(蚕衣公殄)自缚。哀哉众生,缔(结不解帝音)此三界,颠倒不净。
   欲置众生于不虚伪处,于不轮转处,于不无穷处,得毕竟安乐大清净处,
是故起此清净庄严功德也。
   「成就」者:言此清净不可破坏,不可污染;非如三界,是污染相,是破坏相也。
   「观」者观察也。「彼」者彼安乐国也。「世界相」者,彼安乐世界清净相也。其相别在下。胜过三界道,「道」者通也。以如此因,得如此果;以如此果,酬如此因;通因至果,通果酬因,故名为道。
   「三界」者:一是欲界:所谓六欲天、四天下人、畜生、饿鬼、地狱等是也。二是色界:所谓初禅、二禅、三禅、四禅天等是也。三是无色界:所谓空处、识处、无所有处、非想非非想处天等是也。
   此三界,盖是生死凡夫流转之闇宅。虽复苦乐小殊,修短暂异。统而观之,莫非有漏。倚伏相乘,循环无际。杂生触受,四倒长拘。且因且果,虚伪相袭。
   「安乐」是菩萨慈悲正观之由生,如来神力本愿之所建。胎卵湿生,缘兹高揖;业系长维,从此永断。续括之权,不待劝而弯弓;劳谦善让,齐普贤而同德。胜过三界,抑是近言。
究竟如虚空    广大无边际
   此二句,名庄严量功德成就。
   
佛本所以起此庄严量功德者:见三界狭(户甲反)小,堕(败城阜)陉(山绝坎形音)陪(重土一曰满文才反)___(此字左为阜右为者)(如渚者___(此字左为:右为者)丘之与反),或宫观迫(伯音)迮(子格反),或土田逼隘(陋已卖反),或志求路促,或山河隔(塞公户反)障,或国界分部。有如此等种种拘局事。
 
是故菩萨兴此庄严量功德愿:愿我国土,如虚空广大无际。
   「如虚空」者,言来生者虽众,犹若无也。「广大无际」者,成上如虚空义。何故如虚空,以广大无际故。
   「成就」者,言十方众生往生者,若已生、若今生、若当生,虽无量无边,毕竟常如虚空,广大无际,终无满时。是故言「究竟如虚空,广大无边际。」
   问曰:「如维摩方丈,苞容有余。何必国界无赀(子支反),乃称广大?」
   答曰:「所言广大,非必以畦(五十亩下圭反)畹(三十亩一远一万反)为喻。
   但言如空,亦何累方丈。又方丈之所苞容,在狭 而广;核(实下革)论果报,岂若在广而广耶!」
正道大慈悲    出世善根生
   此二句,名庄严性功德成就。
   
佛本何故起此庄严?见有国土,以爱欲故,则有欲界;以攀厌禅定故,则有色无色界。此三界,皆是有漏,邪道所生;长寝大梦,莫知悕出。
   
是故兴大悲心:愿我成佛,以无上正见道,起清净土,出于三界。
   「性」是本义。言此净土,随顺法性,不乖法本,事同华严经宝王如来性起义。又言「积习成性」。指法藏菩萨,集诸波罗蜜,积习所成。亦言性者,是「圣种性」。序法藏菩萨,于世自在王佛所,悟无生法忍,尔时位名圣种性。于是性中,发四十八大愿,修起此土,即曰安乐净土。是彼因所得,果中说因,故名为性。又言性是「必然义」,「不改义」。如海性一味,众流入者,必为一味,海味不随彼改也。又如人身性不净故,种种妙好色香美味入身,皆为不净。安乐净土诸往生者,无不净色,无不净心。
   毕竟皆得清净平等无为法身,以安乐国土清净性成就故。
   「正道大慈悲,出世善根生」者,平等大道也。平等道,所以名为正道者,平等是诸法体相。以诸法平等,故发心等;发心等,故道等;道等,故大慈悲等。大慈悲是佛道正因,故言正道大慈悲。慈悲有三缘:一者众生缘,是小悲。二者法缘,是中悲。三者无缘,是大悲,大悲即出世善也。安乐净土,从此大悲生故,故谓此大悲为净土之根,故曰「出世善根生」。
净光明满足    如镜日月轮
   此二句,名庄严形相功德成就。
 
佛本所以起此庄严功德者:见日行四域,光不周三方;庭燎(力小反)在宅,明不满十仞。
   
以是故起满净光明愿:如日月光轮,满足自体。彼安乐净土,虽复广大无边;清净光明,无不充塞。故曰「净光明满足,如镜日月轮。」
备诸珍宝性    具足妙庄严
   此二句,名庄严种种事功德成就。
   
佛本何故起此庄严?见有国土,以泥土为宫饰,以木石为华观。或雕金镂玉,意愿不充;或营备百千,具受辛苦。
   
以此故,兴大悲心:愿我成佛,必使珍宝具足,严丽自然;相忘于有余,得于佛道。
   此庄严事,纵使毗首羯磨,工称妙绝,积思竭想,岂能取图。性者,本义也。能生既净,所生焉得不净。故经言「随其心净,则佛土净」。是故言「备诸珍宝性,具足妙庄严。」
无垢光焰炽    明净曜世间
   此二句,名庄严妙色功德成就。
 
佛本何故起此庄严?见有国土,优劣不同;以不同故,高下以形;高下既形,是非以起;是非既起,长沦(没伦音)三有。
   
是故兴大悲心,起平等愿:愿我国土,光焰炽盛,第一无比;不如人天金色,能有夺者。
   若为相夺?如明镜在金边则不现;今日时中金,比佛在时金则不现;佛在时金,比阎浮那金则不现;阎浮那金,比大海中转轮王道中金沙则不现;转轮王道中金沙,比金山则不现;金山,比须弥山金则不现;须弥山金,比三十三天璎珞金则不现;三十三天璎珞金,比焰摩天金则不现;焰摩天金,比兜率陀天金则不现;兜率陀天金,比化自在天金则不现;化自在天金,比他化自在天金则不现;他化自在天金,比安乐国中光明则不现。所以者何?彼土金光,从绝垢业生故,清净无不成就故。安乐净土,是无生忍菩萨净业所起,阿弥陀如来法王所领,阿弥陀如来为增上缘故。是故言无垢光焰炽,明净曜世间。曜世间者,曜二种世间也。
宝性功德草    柔软左右旋
触者生胜乐    过迦旃邻陀

   此四句,名庄严触功德成就。
   
佛本何故起此庄严?见有国土,虽宝重金玉,不得为衣服;珍玩明镜,无议于敷具。斯缘悦于目,不便于身也。身眼二情,岂弗矛盾乎!
   
是故愿言:使我国土人天,六情和于水乳,卒去楚越之劳。所以七宝柔软,悦目便身。
   「迦旃邻陀」者,天竺柔软草名也。触之者能生乐受,故以为喻。注者言:
   此间土石草木,各有定体。译者何缘目彼宝为草耶?当以其葻 (草得风貌父虫反)茸__(此字上为艹下为荣)(草旋貌一茕反)__(细草曰__亡小反),故以草目之耳。
   余若参译,当别有途。「生胜乐」者:触迦旃邻陀,生染着乐;触彼软宝,生法喜乐。二事相悬,非胜如何。是故言「宝性功德草,柔软左右旋,触者生胜乐,过迦旃邻陀。」
宝华千万种    弥覆池流泉
微风动华叶    交错光乱转

   此四句,名庄严水功德成就。
   
佛本何故起此愿?见有国土,或澐(云音)溺(江水大波谓之澐溺)洪涛(大海波,大牢反),滓沫惊人;或凝凘(流冰上支反)浃(古甲反)__(此字左为两点水,右上为世,右下为木)(冻相着大甲反),蹙(迫子六反)枷怀忒(失常,他则反)。向无安悦之情,背有恐值之虑。
   
菩萨见此,兴大悲心:愿我成佛,所有流泉池沼(池子小反),与宫殿相称(事出经中)。
   种种宝华,布为水饰。微风徐扇,映发有序。开神悦体,无一不可。是故言「宝华千万种,弥覆池流泉,微风动华叶,交错光乱转。」
宫殿诸楼阁    观十方无碍
杂树异光色    宝栏遍围绕
   此四句,名庄严地功德成就。
   
佛本何故起此庄严?见有国土,嶕(高貌,才消反)峣(牛消反)峻(高俊音)岭,枯木横岑。__(此字上为山下为乍)(才白反)__(此字上为山下为各)(山不齐貌,五白反)陉(深山谷,亦山:貌,形音)嶙(深无崖,力人反),莦(恶草貌,消音)茅(道多草不可行,方交反)盈壑。茫茫沧海,为绝目之川;葻葻广泽,为无踪之所。
   
菩萨见此,兴大悲愿:愿我国土,地平如掌。宫殿楼阁,镜纳十方。的无所属,亦非不属。宝树宝栏,互为映饰。是故言「宫殿诸楼阁,观十方无碍,杂树异光色,宝栏遍围绕。」
无量宝交络    罗网遍虚空
种种铃发响    宣吐妙法音

   此四句,名庄严虚空功德成就。
   
佛本何故起此庄严?见有国土,烟云尘雾,蔽障太虚;震烈__(此字上为雨下为替)(雨声,士林反)____(此字上为雨下为只)(大雨,下郭反),从上而堕;不祥烖(天火,葬才反)霓(屈虹青赤或白色阴气,五结反),每自空来。忧虑百端,为之毛竖。
   
菩萨见此,兴大悲心:愿我国土,宝网交络,罗遍虚空;铃铎(大铃,大各反)宫商,鸣宣道法。视之无厌,怀道见德。是故言「无量宝交络,罗网遍虚空,种种铃发响,宣吐妙法音。」
雨华衣庄严    无量香普熏
   此二句,名庄严雨功德成就。
   佛本何故兴此庄严?见有国土,欲以服饰布地,延请所尊;或欲以香华名宝,用表恭敬。而业贫感薄,是事不果。
   是故兴大悲愿:愿我国土,常雨此物,满众生意。
   何故以雨为言?恐取着云。若常雨华衣,亦应填塞虚空,何缘不妨。是故雨为喻。雨适时则无洪滔(水漫大,他高反)之患。安乐报,岂有累情之物乎。
   经言:「日夜六时,雨宝衣,雨宝华。宝质柔软,履践其上,则下四寸;随举足时,还复如故;用讫入宝地,如水入坎」。是故言「雨华衣庄严,无量香普熏。」
佛慧明净日    除世痴闇冥
   此二句,名庄严光明功德成就。
   
佛本何故兴此庄严?见有国土,虽复顶背日光,而为愚痴所闇。
   
是故愿言:使我国土所有光明,能除痴闇,入佛智慧,不为无记之事。亦云安乐国土光明,从如来智慧报起,故能除世闇冥。经言:「或有佛土,以光明为佛事。」即是此也。故言「佛慧明净日,除世痴闇冥。」
梵声悟深远    微妙闻十方
   此二句,名庄严妙声功德成就。
   
佛本何故兴此愿?见有国土,虽有善法,而名声不远;有名声虽远,复不微妙;有名声妙远,复不能悟物。是故起此庄严。
   天竺国称净行为梵行,称妙辞为梵言。彼国贵重梵天,多以梵为赞。亦言中国法,与梵天通故也。「声」者名也,名谓安乐土名。经言:「若人但闻安乐净土之名,欲愿往生,亦得 如愿。」此名悟物之证也。释论言:「如斯净土,非三界所摄。何以言之?无欲故,非欲界;地居故,非色界;有色故,非无色界。」盖菩萨别业所致耳。出有而有曰微 (出有者,谓出三有而有者,谓净土有),名能开悟曰妙(妙,好也,以名能悟物,故称妙)。是故言「梵声悟深远,微妙闻十方。」
正觉阿弥陀    法王善住持
   此二句,名庄严主功德成就。
   
佛本何故兴此愿?见有国土,罗:为君,则率土相噉;宝轮驻(止马,长句反)殿,则四域无虞。譬之风靡,岂无本耶!
   
是故兴愿:愿我国土,常有法王。法王善力之所住持。
   「住持」者,如黄鹄持子安,千龄更起;鱼母念持子,经泶(夏有水冬无水曰泶,火岳反)不坏。安乐国为正觉善住持,其国岂有非正觉事耶!是故言「正觉阿弥陀,法王善住持。」
如来净华众    正觉华化生
   此二句,名庄严眷属功德成就。
   
佛本何故兴此愿?见有国土,或以胞血为身器,或以粪尿为生元;或槐棘高圻,出猜狂之子;或竖子婢腹, 出卓荦(角零反)之才。讥诮(才召反)由之怀火,耻辱缘以抱冰。
   
所以愿言:使我国土,悉于如来净华中生。眷属平等,与夺无路。故言「如来净华众,正觉华化生。」
爱乐佛法味    禅三昧为食
   此二句,名庄严受用功德成就。
   
佛本何故兴此愿?见有国土,或探巢破卵,为饛(盛食满貌,亡公反)饶(饱也,多也,人消反)之膳;或悬沙指袋,为相慰之方。呜呼诸子,实可痛心。
   
是故兴大悲愿:愿我国土,以佛法、以禅定、以三昧为食,永绝他食之劳。
   「爱乐佛法味」者:如日月灯明佛,说法华经,六十小劫。时会听者,亦坐一处,六十小劫,谓如食顷;无有一人,若身若心,而生懈倦。
   「以禅定为食」者:谓诸大菩萨,常在三昧,无他食也。「三昧」者:彼诸人天,若须食时,百味嘉馐,罗列在前。眼见色,鼻闻香,身受适悦,自然饱足。讫已化去,若须复现。其事在经。是故言「爱乐佛法味,禅三昧为食。」
永离身心恼    受乐常无间
   此二句,名庄严无诸难功德成就。
   
佛本何故兴此愿?见有国土,或朝预衮宠,夕惶斧钺;或幼舍蓬藜,长列方丈;或鸣笳道出,历经催还。有如是等种种违夺。
   
是故兴愿:使我国土,安乐相续,毕竟无间。
   「身恼」者,饥渴寒热杀害等也。「心恼」者,是非得失三毒等也。是故言「永离身心恼,受乐常无间。」